评书网 > 网络玄幻 > 我的无限剧本空间 > 第326章父女见面
最新网址:www.tpsge.com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可不会喊他爹的,哪有看着和我一样年轻的爹?”

    少女甩了甩手,脸上半是惊喜,半是惊吓。

    一对眉头难受的耸拉下去,看着别提多委屈和矛盾,还有纠结。

    其实她有看过许诺的三部电影,包括《霍元甲》《功夫》,以及在霓虹拍摄客串的那一步大牌云集的东京攻略。

    不仅仅如此,包括许诺所有对外公布,或者说在互联网上能找到的所有视频她都看过,那些视频和电影都是拍摄于十八年前,那时候的许诺也很年轻,是一名二十多岁的功夫明星,哪像现在……

    “难道他一个月打一次羊胎素?”

    少女想到了网上查到的一些明星的保养秘方,随即又摇了摇头,“可就算是拿羊胎素当水喝,也不可能越来越年轻吧。”

    少女矛盾的闭上眼,心中多了两种声音,不停地在她心中来回冲刷。

    “一会到底喊不喊他呢?还是当做陌生人看待?”

    随后她想起了她妈妈临终前和她说的话,“你爸爸是个英雄,只要一日没有找到他的遗体,就不要相信那些他已经牺牲了的谣言,至少妈妈相信他仍然活着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我爸爸不会死呢?”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他不仅是一名英雄,还是一名实力非常强大的战士,他是不会这么容易失败的,所以等我过世后,你就去团山找他,带上我的相片,只要他看了这些相片就会认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我们不能一起去呢?”

    “因为妈妈早年在完成任务时受了很严重的伤,现在身体已经越来越不行了,怕是不能陪你继续走下去了,妮妮,以后你一定要坚强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你在刚怀上我的时候不去找他呢?多一个人照顾你难道不好吗?”

    她妈妈的声音顿了顿,过了一会才痛苦的回复道:“因为那时候,他身边已经有了一个更好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妈妈说着说着就合上了眼睛,并不是睡了,而是陷入到一段过往的回忆中,每当她妈妈如此时,脸上总会荡漾出一股异常慈祥和妩媚的光彩。

    妮妮并不懂,但她并不想打破妈妈少有的幸福时刻,当一个人老了,亦或者生病了,身体不行了,即将离开人世了,那些关于年轻时的回忆似乎就成了一剂安眠药和镇定剂,过往的重重留恋和遗憾来回在心中冲刷,很容易让人陷入到一段那时的回忆中。

    每每此刻,她才会彻底的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妮妮叹了叹气,她知道这是她妈妈向她发出的请她离开的信息。

    妮妮出门后合上病房的门,这是一家级别非常高的军区医院,她妈妈在里面的所有医疗都不用花费一分钱,她看着走廊上来来往往的医生护士,脑海中浮起了一个关于自己父亲的模湖影子。

    渐渐地,这些影子和许诺电影视频中的诸多形象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得知自己还有一个父亲的消息其实并没有给她带来太大的喜悦,相反,她的内心十分矛盾,既有恨,也有一丝对父爱的憧憬。

    小时候在幼儿园时,看到那些扑倒在父亲怀中撒娇的同伴时,她就在想,为什么她们都有爸爸,而我没有呢?

    而现在,她的父亲就在十米外的领奖台上,她一下子惆怅了。

    此时领奖台的仪式已经告一段落,接下来轮到许诺发言。

    他打开手中准备好的稿子,扫了一眼后慢慢合上双眼,大约过了一秒钟,许诺缓缓睁开眼,“感谢前来参加授勋仪式的各位领导、同事、以及朋友,当我十八年前在异国他乡死里逃生,被困在太平洋北极圈内的一座小岛上时,我当时就在想,这个世界会不会将我彻底遗忘掉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许诺演讲的继续,下面时不时发出一阵此起彼伏的惊叹声。

    在婷姐周边的一段议论声不轻易间传入妮妮耳中。

    “我勒个去,不会吧,这世界上还真有时光虫洞,就在白令海峡附近?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时光虫洞我不知道,反正如果让我被困在一个冰天雪地的地方十八年,我绝对会疯掉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十八年,你没听懂吗?他只是被困在里面半年左右,等他回到西伯利亚时,才发现时间已经是十八年以后了,这……太神奇了,我说呢,来之前我还在想对方是一个44岁的小老头,没想到过来一看,还这么年轻。”

    这是两名前来参加内部授勋仪式的编辑,至于他们的同伴则被安排在了领奖台的最前面。

    两人桌子上各放着一个笔记本电脑,此刻一面小声交流,一面噼里啪啦的敲打着字,今天不管是‘活着的一等功英雄’‘国家第四枚帝国勋章’‘被困了十八年的时光虫洞’哪一条消息传出去,都会引起全世界的轰动。

    可惜这些消息只能发表在内参上,注定只有少数人才能看到。

    两人旁边突然插进来一声不满的吐槽声,“谁是44岁的小老头?你才是小老头呢,还秃顶……”

    其中一名编辑一抬头,就看到对他怒目而视的妮妮,他莫名其妙的指了指自己,“这位小姑娘,你在说我?”

    妮妮唇尖舌利的反驳道:“许你偷偷说我爹,不许我说你?”

    两名编辑眼前一亮,“台上的那位英雄是你爹?”

    这可是一条天大的新闻啊。

    要是他们将这条英雄背后的故事发掘出来报告出去,说不定报纸的销量会卖疯,两人全然忘记了刚才的小误会,脸上齐齐挤出一丝笑意来,语气中还有一丝疑惑,“小姑娘,你说台上的那名英雄是你爹?”

    或许是英雄两个字和这家伙的笑脸起了作用,妮妮偷偷打量了一眼正全神贯注盯着领奖台的婷姐,将身子朝这边挪了挪,“怎么?你有意见?我爹44岁,就不能有个17岁的女儿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,小姑娘别生气,这是我的名片,稍后我能不能私下向你约一个采访?”

    妮妮接过对方名片扫了一眼,嘴角得意的翘了翘,“我爹的任何消息我都不会对你们透露的,保密协议懂不懂?亏你们还是干记者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们想采访的人是你,不是你爹,你爹的资料我们人手一份呢,不信你看。”

    对方将出发前获得的许诺资料在妮妮面前晃了晃,妮妮翻了个白眼,又悄悄将身子挪到了婷姐的另一边,用实际行动回绝了两人的采访要求。

    其实她愿意搭理二人,是因为两人在不轻易间解答了她心中一直困扰了许久的疑惑,“为什么他不来寻找我和妈妈呢?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被困在了一个冰天雪地的小岛上,经历了时光虫洞,难怪会如此年轻。”

    妮妮之所以如此轻易就接受了这个解释,是因为在她内心深处悄悄作祟的那股对父爱的渴望,这股渴望一度压过了先前的不解和怨恨。

    就在妮妮从心理上接受了许诺这个父亲存在时,礼堂内突然响起了一股热烈的掌声,原来许诺的发言结束了。

    最后主持人客串了几句后,当即宣布授勋仪式正式结束,还未从领奖台上下来的许诺身边一时间堵满了话筒和记者。

    闪光灯连成了一片。

    前来参加授勋仪式的国威局同事,以及一些内部人士纷纷开始退场,婷姐将妮妮的手牵着站在一边,等礼堂内的人走的差不多后,她们在旁边找了一处空位再次坐下来。

    妮妮瞅了领奖台一眼,小声询问婷姐道:“我们就在这里等他吗?一会婷姨要怎么向他介绍我呢?”

    婷姐早就摸透了妮妮看似镇定实则紧张得一笔的内心,脸上堆满了笑意,“我就实话实说,反正你要做好一会去医院做亲子鉴定的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妮妮对这个亲子鉴定其实很反感。

    她声音中多了一丝愤怒和慌张,音调也太高了一大截,“难道他会不认我吗?”

    婷姐无奈的摇了摇头,“反正我当时是不知道他有一个女儿的,你爹身上的秘密太多了,当年他还是一个龙套小演员时,我陪他去试镜一个剧组的武行角色,我还担心他在试镜中受伤,没想到一转眼他就把人家负责试镜的人打伤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当时为什么不赶我走?还给我租了个房子,每月给我发2万的生活费?”

    这个话题婷姐就不方便说了,因为不管是租房子还是给生活费都是记在公司的支出中,而这家公司说到底是许诺的,花的是许诺的钱,虽然被政府托管了。

    如果许诺一直不回来,有了这么一个‘许诺女儿’的身份,也好和政府在谈判中多抢占一丝主动权出来。

    政府之所以要全面托管许诺的两家公司,归根到底还是因为许诺突然失踪,而且没有继承人,如今多了个亲生女儿,这个理由在法理上就站不住脚了。

    这两家公司婷姐也有自己的心血和付出,她是怎么也不愿意被政府白白收走的。

    再说当时的那个情况,妮妮直接来到公司前台说她爹是许诺,在整个公司引起了一股巨大的轰动,而当婷姐将她请进自己的私人办公室,查看完妮妮手中拿出来的诸多相片,听完对方讲出来的诸多秘闻时,心中其实已经信了一半。

    当时许诺为了拍摄东京攻略确实在霓虹呆了一段时间,而且还和当地一个一名横岗相扑选手来了一场直播对决,回来时又在机场遇到了一次暗杀。

    这事儿网上都能查得到新闻。

    当时婷姐就开始怀疑许诺的另一层身份,而当妮妮说她妈妈是驻扎在霓虹的国威局外勤人员时,婷姐瞬间信了一半。

    今天,婷姐将妮妮亲自带过来,就是想告诉许诺,你失踪的这些年,我不仅帮你守好了公司,还帮你护好了女儿。

    这是婷姐对许诺之前那些年完全信任她的回报。

    “你爹来了。”

    婷姐发现许诺已经结束了采访,早就发现了等候在下面的她们,正朝这边走过来,连忙用这个借口打发掉妮妮。

    果然,妮妮马上紧张的跟着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并排立在礼堂中间的过道两边。

    许诺的目光在婷姐和妮妮身上一扫而过,随后和婷姐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,末了顺便问道:“这是你女儿?”

    婷姐神秘的摇了摇头,“不是,这是你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我女儿?”

    许诺当即懵逼的呆在原地。

    妮妮一直注视着许诺脸上的表情,原本她心中还在酝酿一股紧张激动的心情,因为许诺的这一声惊叹直接被粉碎了。

    “他不要我?”

    当即,这个念头在她心头崩了出来。

    两股热泪瞬间从她眼眶中冲了出来,一直在眼眶内盘旋着就是没掉下来。

    婷姐最先反应过来,“她确实自称是你女儿,并不是开玩笑,其他话我们找个地方私下说,你要是怀疑的话一会可以做个亲子鉴定。”

    说完推了推妮妮,“妮妮,叫人啊。”

    瞅着许诺惊讶中带着疑惑的表情,妮妮二话不说,直接将手中的一个文件夹往许诺手上一扔,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“妮妮,妮妮……”

    婷姐为难的看了看许诺,最终还是选择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文件夹中的东西她当初也看过,即便她并不知道许诺的诸多秘密,看了文件夹中的资料后,当时就信了一半。

    她相信只要许诺看完文件夹中的资料,也会选择追出来。

    至于需不需要亲子鉴定,就看许诺的选择了。

    这是他的私事。

    许诺犹豫了一会,还是打开了文件夹,里面率先被拿出来的是一张户口本,户主是刘雯,第二页上写着刘静音三个字。

    “刘雯……”

    许诺痛苦的闭上双眼,脑海中出现了一个身材高挑结实,穿着紧身服身手利索的女子身影。

    那时候,他人在霓虹,正在亲自用自己的身体接受陨石的辐射实验。

    两人一连发生了几次关系,每一次都有些突然,当时的许诺精神状态已经出现了一丝异常,体内涌出一股肃杀暴戾的念头,恨不得将身边的任何东西都撕碎。

    而这名女子,则是咬着牙默默的接受着自己带来的暴风骤雨。

    许诺脸上的痛苦变成了内疚。

    他将户口本拿在手中,继续翻开文件夹中的第二件东西,这是一本相册,相册中记录着刘雯从大肚子到生产,再到刘静音出世,一点点长大的记录。

    上面的相片一直记录到刘静音15岁时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最后的第三件东西,则是一本日记。

    许诺翻开日记本,看到里面记录的第一行字,“我给未来女儿取名刘静音,静候佳音,因为我相信他一直还活着……你没有这么容易死,他还要回来守护着自己女儿长大,给与她一切。”

    许诺的眼眶一下子湿润了。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tpsge.com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