评书网 > 都市言情 > 藏珠 > 番外 沧海月明
最新网址:www.tpsge.com
    夜色深沉,墙角的宫灯“毕剥”一声,值夜的小宫人倏然惊醒,忙起身剪去烧焦的烛心。

    周围万籁俱寂,这样的夜里,难免让人想到些神神怪怪的故事,仿佛连影子都藏着不可言说的诡异。

    小宫人左右看看,到处都是憧憧暗影,后脖一阵发凉。

    应该不会有事吧?大半夜的好吓人啊……

    她将目光投向室内,恰巧里头传来一声咳嗽,让她神魂稍稍安定的同时,不由生出一丝同情。

    昭国公英雄盖世,因他平定了天下,才有今天的太平日子。可惜好人多磨难,她调来博文馆才知道国公爷身有暗疾,一旦发病头疼难忍,痛苦万分。

    其实,国公爷真的是个好主子,不乱杀人,不发脾气,就算有一二错处,只要态度端正,都会给机会。小宫人真心诚意地希望国公爷能治好病症,恢复健康,但……

    墙上忽然出现一道人影,小宫人吓得差点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一个冰冷的声音及时响起:“国公爷在里面吗?”

    小宫人随后抬头,看到了一张很久没见的面孔。

    是二公子啊!有好几个月没见了呢。之前她听到流言,说二公子意图对国公爷和世子不轨,被逐出京城了。但她知道这是假的,国公爷隔几天就要问一遍二公子的行踪,怎么可能不盼着他回来。

    ——不过,外头不是有禁卫吗?怎么二公子进来也没人通禀?

    小宫人来不及细想,只匆忙点了下头,就看到后头跟进来几个人,将门口守住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去吧,”说话的人她认得,是那位功勋卓著的薛将军,他神情肃然,掷地有声,“我们守在这里,您不发话,谁也别想进来!”

    这是干什么?怎么好像有点不对?随后小宫人看到二公子闪身进了内室,正想喊出声,已经被那位薛将军按住了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只要你乖乖的别出声,保你无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燕凌进了内室,静静地看着床上的父亲。

    他其实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跟父亲独处了,回想起来,这一切变故始于六年前。父亲在战场上受了重伤,家里又传来消息,母亲感染了瘟疫病亡。他赶回家中,发现母亲之死另有内情,而后查到了大哥的身世之谜。

    但是那时,昭国公府已经由大哥做主了。他只能隐忍着,慢慢丰富自己的羽翼,等着有朝一日给母亲昭雪。

    这一等,就等到了今天。

    昭国公到底是高手,很快就醒过来了,看到是他,面露惊喜:“小二,你回来了?”

    燕凌脸上却没有任何笑容,很快,昭国公发现了他身上的异状,袖口似乎沾染了什么,连手上也蹭上了一点。

    淡淡的腥味传过来,昭国公很快明白了,是血!

    “小二,你干什么去了?哪来的血?”昭国公坐起来问。

    燕凌忽然笑了一声,答道:“是大哥的血。”

    昭国公脸色一僵,定定地看着他:“你干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如你所见!”燕凌说着,将染血的太子发冠扔在地上,淡淡道,“大哥没了。”

    昭国公震惊地看着次子:“你……”随即变得愤怒,“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来?我知道你们兄弟这些年不睦,老大确实有做错的地方,但也不至于……阿凌,兄弟如手足,何至于此啊!你们原本情谊深厚,如何为了权势就反目成仇?”

    “权势?”燕凌冷笑一声,“父亲到今天还要装痴卖傻吗?我却不想装下去了!你们父子俩,当我和母亲是什么?需要的时候,让我母亲给你打理内务,让我给燕承打天下。等到功成了,就一碗药毒死了。先是母亲,现在轮到我了!可惜,他派出去的人太没用,杀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昭国公皱起眉头:“他派人杀你?”

    “怎么,父亲要装不知道吗?”燕凌声音更冷,“也不止这一次了,从我打下江北开始,下毒的刺杀的背后射暗箭的,林林总总怎么也有个二三十回。您问我为什么不娶妻连丫头都不要,只怕我要了丫头还得防着枕边刀!”

    昭国公好半晌才回过神来,喃喃道:“原来你们兄弟已经到了这个地步……”

    看他如此,燕凌嘲弄:“您这副表情做什么?可别说您一点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昭国公无言以对,又想起他先前的话:“你说你母亲什么?什么叫先是你母亲?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提到这件事,燕凌的怒火真正被点燃了:“你干了什么,以为我不知道吗?与宫妃通奸,生下奸生子,又哄骗我母亲,拿奸生子充当嫡长子。我母亲犯了什么错,辛苦养那奸生子长大,却叫他害死了,而你只会纵容他包庇他。你把我母亲当成什么?把我们母子当成什么?!”

    字字句句,仿佛利箭扎进昭国公的心窝,他震惊得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你母亲不是病故的?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病什么故?”燕凌冷笑不止,“母亲向来身体康健,家中又不缺医少药,他说感染瘟疫,你竟也信?对,你不但信了,还把权柄交给他,让他有机会抹去蛛丝马迹!”

    昭国公如雷轰顶。他想起那一年,自己在战场上中了埋伏九死一生,捡了条命回潼阳,却听说妻子安顿灾民时感染瘟疫,医治无效而不幸去世。他大受打击而伤势复发,仓促之下,把大印临时交给长子,交待他好生查证……

    “不可能,这怎么可能?!”昭国公好一会儿回过神来,“阿承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世?他怎么知道的?事情不是这样的,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要装模作样!”燕凌怒不可遏,“他与柳贤妃勾结,毒害母亲,处处排挤于我,要不是你的默许,他能做出这么多事?”

    燕凌深吸一口气,平顺了情绪,仍旧冷淡地看着他:“罢了,母亲已经走了这么多年,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?大哥已经为他所做的事付出代价,现在轮到你了,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阿凌!”昭国公却揪着他问,“你说清楚,你母亲到底怎么回事?她、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否认?”燕凌冷笑,抱着让他死个明白的心思,转头对外面道,“东西拿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公子。”进来的是燕吉,他手里抱着一个大箱子,里头有各种单据、文书还有杂物。

    他跪在昭国公面前,将东西一件件拿出来:“国公爷,这是庄嬷嬷的证词,这是药店的帐册,这是大名寺的记录……”

    昭国公颤着手,拿起这些东西,眼泪不知不觉滴落下来:“阿仪……”

    他痛心疾首,对次子道:“你为何不早点说?你大哥确非你母亲亲生,但事情不是你以为的这样!我若早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可惜燕凌不为所动:“你以为这样我就会相信你吗?当初我也想找父亲问个清楚,可我回到潼阳,看到的是什么?整个国公府都落到他手中,若没有你的准许,他燕承做得到吗?!”

    昭国公愣在那里。他想说不是这样的,当时他伤势复发不得已才暂且将权柄转移出去,但是一想自己根本没有怀疑过燕承,这才让他有机会抹去痕迹,便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罢了,大错已经铸成,不该死的该死的都死了,他还有什么好辩驳的?

    是他失察,是他没有尽到做丈夫做父亲的责任,是他做出了错误的决定,才会酿成今日的苦果。

    亏他以为两个儿子不睦,是权势迷眼之故,却原来其中有这么多的内情。

    千错万错,都是他的错。

    伤心之下,他脑袋发昏,一阵阵地疼。

    “说不出来了?既如此,你是不是该到我母亲面前谢罪?”他这般说着,上前一步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地步,昭国公的暗卫不得不出现,喝道:“二公子止步!”

    听到动静,玄铁卫也冲进来:“谁敢对公子动手?!”

    外头的禁卫发觉,很快与薛易一干人展开对峙。

    暗卫首领大急,质问:“二公子,您这是翅膀硬了,要对您的父亲不敬吗?天下刚刚平定,您确定要父子反目,让外人得利?”

    燕凌不为所动,他现在还在乎什么?这个世界上,他在乎的人都已经死了,自己活不活都不要紧了。

    首领见劝不动他,只能向薛易喊话:“薛将军,你真的要眼睁睁看着二公子犯下大错吗?哪怕今日他赢了,也会在史书上留下骂名!”

    薛易却平静地回道:“吕将军,公子说什么我就做什么,骂名公子不在乎,我自然不会在乎。”

    眼看一触即发,外头忽然传来一声:“诸位慢来,且等等老道!”

    燕凌拧起眉头,听到外头有密集的打斗声,很快一个不修边幅的老道在清玄的护送下踏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?”他问清玄。

    葬了徐吟之后,他也曾问她身边这三个人有何打算。老余和柴七说要给三小姐守陵,以后就留在凉川了。清玄说他还有师父要奉养,既然三小姐不在了,那他就回师父那里了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师父?”

    清玄应了声:“燕二公子,其实我留在三小姐身边,是奉了师父之命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起来颇有玄机,燕凌看向那老道。

    那老道仿佛没看到这么多刀兵,直接走到昭国公身边。暗卫想拦,也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,袖子随便一拂就拂开了。

    老道伸手按住昭国公的额头,掌心冒出丝丝雾气。过了会儿,昭国公喘了口气,终于缓过来了。

    他怔怔看着老道:“道长……”

    老道嘿嘿一笑:“国公爷竟还认得老道?不容易啊,也有八年了。”

    昭国公神色黯然。八年前,幽帝下诏南征东江,燕家军亦在抽调之列。回程路上,他瞧那徐氏姐妹可怜,便看顾一二。

    这老道就是那时出现的,邋里邋遢向人讨饭吃,旁人都没给,徐氏姐妹却匀了一份给他。因为这件事,他对徐氏姐妹颇有好感,谁知老道吃完后来找他,说给他算了一卦,燕氏将会祸起萧墙,而转机就在徐氏姐妹身上。

    彼时他一家和睦,哪里会信这个。后来两个儿子越来越敌对,他每每想起老道的话,便有些后悔,为何当时不多问几句。

    “道长果真不是凡人,皇城戒备森严,你却如入无人之境。”

    老道笑道:“哎呀,这个你可别多想。老道能进皇城,是我徒儿的缘故,他手里有你儿子给的令牌……”

    昭国公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打起精神:“那道长今日来此,又是为了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为了化解纷争。”

    昭国公苦笑一声:“大错已经铸成,化解又有什么意义?死去的人不会回来,那些罪孽也不会消失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未必。”老道笑眯眯,“死去的人说不定能复生,那些过错也有重来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昭国公疑惑:“道长在开玩笑?”

    老道却看向燕凌:“燕二公子,倘若真的有重来的机会,你能付出什么代价?”

    燕凌冷冷道:“道长是清玄的长辈,今日之事我可以不计较,莫要再胡言乱语了!”

    老道哎了一声:“你这个年轻人啊,真是固执得很。既然你连自己的命都不想要了,还在乎什么胡言乱语?难道你不想徐三小姐活过来?”

    燕凌不说话,反倒昭国公露出一丝不解:“徐三小姐?谁?”

    “说句实话,老道今日来不是为了你们,而是为了徐三小姐。她身上有一缕玄机,命数本不该如此,如今英年早逝,连带天道也乱了。老道当初受了她一饭之恩,故来寻找一线生机,正好梳理天道。”

    一饭之恩……昭国公立刻想到了徐氏姐妹,不由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“她……小二?”

    燕凌神情木然,他已心如死灰,这些话根本听不进去。

    清玄急了:“燕二公子,你便是不相信我师父,也相信我一回吧!三小姐去世,我师父推算世道还要乱上几十年,才想了这么个法子。你不是不想活了吗?就不想试一试?”

    昭国公替他问了:“道长,究竟是什么法子?”

    老道说:“用你们父子的救世功德,来换天道重来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我想想还有没有需要写的,没有那就一个后记了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tpsge.com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