评书网 > 历史军事 > 盛世谋春秋 > 风云暗涌,荧惑紫微星动(三)
最新网址:www.tpsge.com
    一路行至宫门口,傅婀掀开车帘,看去,只见一座气势恢宏的宫殿屹立在眼前,朱漆金瓦红门,飞檐斗拱,檐牙高啄,镶着金边的黑檀牌匾上书:“大庆门”三个遒劲的滚金大字,显得威严而又庄重。傅婀深深注视着“大庆门”,叹了口气,放下车帘,下了马车。刚向前没走两步,身后传来一声:“太子妃”

    “代敏”傅婀转身过去,原来是四公主海辞:“你也是进宫来给父皇请安的吧”

    海辞点点头:“我许久未曾入宫了,正好父皇今日清醒,便想着入宫请安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见驸马”

    “他先行入宫去给皇后娘娘请安了”何驸马是皇后的远亲。

    两人各有所思的点点头,一路上搭着话朝着泰极殿走去。

    泰极殿内,临帝卧坐在床上,武贵妃端着参汤伺候在榻前,皇后端坐一旁,与临帝搭着话,其余的妃嫔公主皇子王妃也都在一旁闲谈,可不其乐融融。

    傅婀与海辞一同进去,先是请了安,见了礼,也都被赐座。转身看见太子也在一旁,明显怔住,眼中闪过不安,便一直心神不宁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有小太监匆匆进来,凑着太监总管张公公耳语了几句,傅婀手下攥着衣袖暗中用力,目视着张公公点点头,摆手示意小太监下去,傅婀忍不住立了起来,高声道:“父皇”

    “皇上,中书府[1]的薛大人...”张公公被打断了话,也很识趣的住了嘴。

    傅婀走到皇帝跟前,跪下:“父皇,儿臣有事启奏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待会再说”临帝摆手想让其退下。

    傅婀一叩一拜“此事刻不容缓,请父皇先听儿臣把话说完”

    “小宁啊,有什么事起来说话”临帝微不可见的皱了眉头。太子坐在一旁冷眼看着。

    “儿臣有罪,不敢起来”傅婀接着叩拜道:“儿臣自十年前嫁入东宫,身为东宫妃,本该严守后宫本分,明辨善恶忠奸,规谏太子仁德,但儿臣失德有罪,忠奸不分,任人不贤,又干预太子外朝,太子本心为善,奈何...”

    “够了”临帝阴沉着脸打断。

    “先太祖有言:立储当以德才贤,太子本不知情,儿臣...”

    “朕说够了”临帝一捶床沿,额上青筋暴起,暴怒道。

    “父皇...父皇息怒”傅婀眼角湿润,有些忍不住哽咽,又行稽首礼,面容深深朝下。

    “傅婀,你既知道自己身为太子妃,却不能规谏太子,处处失职便罢了,反而对太子百般纵容,导致他一错再错,都是因为你,他才会如此变本加厉,你可知罪啊”临帝手敲着床沿,脸涨得通红,紧咬着牙一字一顿道。说完便猛烈的咳了起来。慌得武妃与皇后连忙轻拍后背顺气。

    “儿臣,儿臣知罪...不...不是的”傅婀止不住眼泪:“不是的父皇,不对,不是太子...”傅婀已经乱了心神,说话有些前言不搭后语:“是怪儿臣...是儿臣的罪过...与太子无关...是儿臣...”傅婀双手交错在胸前,断断续续道。

    “逆子,给朕过来”太子看到此早已惊得立了起来,神色复杂看了眼傅婀,便低头走到临帝面前。

    “跪下”临帝边吼边对将太子踹的跪下。

    太子被这一踹,反而挺直了身板,眼中倔强有怒意。傅婀赶忙向前,底下拉着太子衣袖,却不想太子一把甩开。傅婀绝望的跌在一旁,泪珠无声滑落。

    “心胸狭隘专制弄权还玩弄阴谋诡计,可真是朕的好儿子”临帝心口绞痛,一手捂着胸口,一手指着跪在地上的太子,咬牙切齿,说得极慢。

    “皇上息怒,保重龙体要紧。”众妃嫔道。

    钟皇后怪声道:“就是啊皇上,你可要保重好龙体,太子殿下已是而立之年,做事还如此没分寸,以后还不是事事都要皇上来担待着”

    “逆子,你还不服气,给朕滚回去,等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什么时候再来见朕”

    海湉今日随着武端妃也一同在泰极殿请安,也是被惊到了。太子与傅婀二人从小便深受临帝宠爱,她还从未见过皇帝对着太子发过这样大的火。海湉乖乖的站在一旁,一句话也不敢插嘴。

    太子与太子妃走了好一会儿后,张公公等着临帝气消了,才又出来说:“陛下,中书府的薛大人已在殿外等候多时了”

    中书府是负责草拟,颁发皇帝诏令的部门,中书令薛大人此番过来正是为了废太子的诏书加盖玉玺宝印而来,一旦盖上玺印,废太子诏即时生效,随即颁发皇榜,告示天下。这也是傅婀急着赶在薛大人之前,在临帝面前主动把罪过揽在自己身上的原因。

    武端妃心中一番思量,道:“张公公你看皇上咳成这样,哪有办法处理政事”

    临帝一边摆手,一边咳得更猛,脸涨得通红,急得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一点小事,薛大人在外也等了许久,皇上还是先让...”钟皇后眼见着废太子诏马上要生效,心里也急。

    “还不快快去请太医”武端妃打断道:“皇上劳累成疾,不妨先休养三五天,正好适儿也快回朝了,到时候再处理政事也可”

    瑞王听闻此话,心中冷哼,想到易王海适从信南回京,分了八路人马,让随从扮做自己,从不同时间,走不同的路进京,如此小心翼翼,掩人耳目,瑞王乖戾之气更甚。

    临帝点头同意了,屏退众人,躺身休息。

    海湉退下后,跟着海辞又去了端妃的璞秀宫请安。海辞封号代敏,排行第四,原本是魏淑仪所生,后来魏淑仪早逝,皇帝的公主少,前三个年纪也长,皇帝想着海辞与海湉年纪相仿,能与海湉做个伴,便由武端妃收养,一直养到了成年出嫁。因而海辞海湉两姐妹感情更深。

    海辞海湉两姐妹在璞秀宫陪着武端妃谈天,留了午饭后,也都各自退去。海辞出嫁到皇后的远亲何家,何驸马在皇后宫中用膳,海辞便又去了皇后宫中。

    海湉一人无聊,想到太子府中的九色莲“一夜白”,心中甚为惊喜,回了趟景明宫,叫上清秋和岑宛,一同去了文载阁翻阅古籍。有岑宛曾见“一夜白”,清秋也听师傅藏春坞提起过,三人翻着破旧的古籍,看着上古文字倒也能半猜半认的看懂大半。海湉看得惊奇,不知不觉一个下午便在文载阁中过去,感觉到天色渐晚,便让岑宛拿了《奇人志异》,回景明宫匆匆吃了晚膳,又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【1】中书府:即仿照唐朝三省六部制中的“中书省”。
最新网址:www.tpsge.com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